查看: 943|回复: 0
收起左侧

乡村往事——馋嘴的“拷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9 21: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随县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会员

×
记忆是件奇怪的事,越是久远的记忆越是深刻,在看到如同记忆中的某些场景时,便会幡然回味。也许童年的生活中包含着无拘无束的天然本性,也许成年人的生活中掺杂着迫不得已的无奈和欲望纠缠的苦恼,所以记忆会有选择性地保留一些轻松愉快地片段吧。在末秋,村路上或是校门口,总能见到卖拷糖大叔的身影,“拷糖哦……”,简短而悠长的叫卖声,总是让人格外地提神。下课后,同学们冲出教室,将大叔围成一团,目不转睛地望着大叔车后座上的筛子。等到有人掏出5毛、2毛的零钱,大叔才掀开覆盖在拷糖上的薄膜,像一个精巧的木匠一样,小心翼翼地用锤子和小凿子,敲下一小块糖,然后象征性地用小秤过一下。有的伙伴很热情,要大叔拷地碎一些,多一些,既可多次品味,又可分而食之。看着别人吞食细碎的拷糖,不免有些失落,失望于自己口袋里没有“半毛钱”,家不能离学校近一些。一般地,上午来学校门口卖东西的小贩,大都下午不会再等在校门口了。那时我常想,大叔肯定不知道下午很多人都带钱过来了,为什么他不再等一等呢?我对于拷糖的热爱,不仅仅在于那朴白的拷糖入口即化的饥馋,更在于那锤、凿之间,叮叮当当撞击的欣喜。拷糖甜而不腻,甜中有芬芳,焦脆而易化。在寒冬时,我们患咳嗽不止,母亲把拷糖放入挖空的红萝卜中,再将红萝卜放于米饭蒸煮。待我们早上放学归来,母亲将红萝卜取出递给我们,我们趁热一饮而尽,温热的糖浆顺着咽喉流淌到胃腑,全身暖意渐生;年末时,是谁用手指沾食瓷盆里的“活”糖?又是谁盯着爆米花和“活”糖在锅里翻炒?一个事物总是伴随着相关的故事而显得瞩目。时间一天天逝去,只有充满爱、幸福、阳光的记忆才会保留下来,而且永不退色。
00123f70311e0945531604.jpg(57.22 KB, 下载次数: 0)

f04da22a8e9e10cb04ab63.jpg(73.69 KB, 下载次数: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入职
隐私保护
薪资透明
信息可靠
手机找工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