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87|回复: 0
收起左侧

随县石材之争——你怎么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12 19:2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随县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会员

×
转帖:

闽商百亿投资vs省企长投矿业
随县石材异军突起 闽商功不可没?

随州石材开采加工始于2007年,当年闽商第一家石材企业落地时属随州市辖镇的吴山。在2008年的“厦洽会” 上,部分闽商在与会的随州党政领导积极引荐下,对随州石材开发表达了投资意愿。2009年,随县获国务院批准重新设立。从2009年开始,福州语系四个县的闽商先后到随州投资,随州市委、市政府为鼓励闽商,还于2009年10月16日,批准在新随县吴山镇设立闽商石材工业园,随县政府随即也出台了相关扶持政策。在当地政府的筑园招商与闽商努力下,在短时间里,石材业就成为随县的支柱产业。2011年产值就达到31.亿元,在当年的人大会上,不仅政府工作报告在未来五年及目标工作任务中提出打造百亿闽商石材工业园的概念,人大会议上甚至还通过了争创全国石材产业强县和华中石材产业大县为目标的决议。随县自2009年7月挂牌成立,用不到三年时间一跃发展成为“全省县域经济发展进位先进县”, 石材业可谓石功不可没。

官方数据显示,近年来,当地石材产业规模企业个数、产值和税收均占到全县总量的三成多,随县目前石材企业共有106家,总投资117亿元。2014年随县石材产业工业总产值达113.7亿元,入库税收2.5亿元,占随县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收入4.1亿元的60.97%。提前实现了随县二届一次人代会议五年计划相关议题的目标任务。

石材产业在为当地县域经济发展作出应有贡献的同时,以石材产业为依托的物流运输、餐饮住宿、机械维理等相关产业发展迅猛,带励2.5万余人就业,每年为当地农民增收15余亿元。解决了部分农民为寻求就业需要背井离乡问题,缓解了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等社会矛盾。

随县石材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到如今已经发展成为全国主要的石材集散地,以及产品黄金麻成为全国知名品牌,可以说,所有到随县投资的闽商,都倾注了全部的财力与智慧,我们对促进随县石材产业的贡献有目共睹。

长投魅影重重 民退国进?

2015年9月25日,湖北省国土资源厅地矿处到随县国土局召开有关规范随县矿山开采的会议,会议在指责市县国土部门对石材矿山监督不到位的同时,宣布“将以随县石材不规范开采为由报请省政府,让省政府出文给予吊销采矿许可证,再组织少数企业参加已吊销采矿证重新挂牌投标。”并明确指出“参加挂牌投标的少数公司必须经过省厅审核” 。 对省国土资源厅地矿处领导的上述言论,随县石材全体企业感到十分震惊!

湖北省国土资源厅地矿处领导的表态,表面上看是上级主管部门对随县国士部门石材矿山监督不到位的不满,实则事情背后并不这么简单。随后, 12家矿山被立案查处,2家矿山企业负责人被移交公安机关进行处理。就在湖北省国土资源厅地矿处领导发表强硬讲话的第三天,长投在一份给湖北省政府“关于加快发展我省矿业实体产业的请示”中,作了专门针对随县的陈述,认为当前是整合发展的良好机遇。长投对随县闽商投资的企业可谓觊觎已久,种种迹象表明,当地相关部门对闽商的突然发难,是应长投的意志执法。旱在2014年9月28日,湖北省国土资源厅在给湖北省长江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投)申请勘查随州、枣阳花岗岩资源的复函中明确表示,“我厅支持你公司与随州市人民政府、枣阳市人民政府开发战略合作,按照多规合一,多业协商,资源开发与生态建设相统筹的要求,推进花岗岩石材资源整合” 。长投系湖北省国资委下属的国企,早在湖北省国土资源厅给长投复函的前两个月,长投子公司,湖北长投矿业有限公司于2014年7月9日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元,声称围绕“矿产资源勘查、矿产品开采及加工、矿产品及矿山机械营销、矿业及相关产业项目投资”四大主营业务,服务长江经济带湖北段经济社会发展。 联想到一段时期以来,部分商人声称以长投为平台,拟在随州参与石材开采,不时的找上门来,对闽商施以劝说利诱、分化瓦解,在长投授意下,省国土资源厅的某些部门,不断给随州市、随县国土、及其他执法部门施压,多管齐下。不言而喻,所谓随县石材不规范开采,只是个幌子,明显旨在为夺取采矿权,进而从源头上控制原材料,最终达到实现控制并夺取闽商石材企业的目的。一旦随县模式一炮打响,下一步瞄准的可能就是湖北全境的石材企业。

民企对决国企 随县石材是块肥肉?

有句俗话:惹不起躲得起。长投来势汹汹,志在必得。长投在“7月14日赴省政府汇报备忘录” 中有句一语双关的话,说的非常露骨,要求长投依靠当地政府,在“资源上吃干榨尽” 。如果闽商从事其他行业,也许还有一条撤资的路可走。但现实是,闽商却惹不起也躲不起。长投有省政府背景,其董事长、党委书记邹顺明,先后任职于湖北省委组织部、湖北省纪委,以及湖北省委、湖北省政府。据说新晋的长投矿业一把手,是原湖北省国土资源厅的某实权人物,当地有关部门对他们无不噤若寒蝉。随县的的石材企业都在山区,受交通条件限制,转产的概率微乎其微,而石材企业的设备无不是庞然大物,拆卸与运输过程耗费巨大,想撤资,厂房设备所能回笼的与价值几乎是天壤之别。随县闽商共有石材企业106家,总投资估算逾百亿。石材企业股东群体多为老乡参股组建股份制企业,有些企业股东甚至超百人,群体规模估算过万人;除了企业经过多年发展有些积累外,多数都是他们的血本,长投磨刀霍霍之下,闽商的心在滴血,别无选择之下,只能奋起抗争。长投在一份中既称石材产业已成为随县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同时又指责“综合利用不足、环境污染严重”中,要求严厉打击非法开采行为。在此,闽商觉得有必要为自己辩解。石材产业在成为随县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之前,长投早干嘛去了?闽商既然花大本钱准备长期投资,难道不会比你长投更乐见随县石材这一支柱产业能够得到健康、可持续发展? 不能否认,石材产业在发展过程中也存在着一些较为明显的问题,主要表现在矿山企业开采过程中存在着环境污染、破坏植被,以及越界开采两个方面。这些问题都是带有行业共性的,随县的矿山企业存在,其他地方的矿山企业也同样存在。至于资源利用效率偏低的问题,是因为随县的黄金麻品种开采出荒料率相对较低,倒致废渣多,这与技术无关。在治理污染、回填露天采坑、恢复植被等方面,随县已经逐步做的到位。如果与其他地方作一比较,随县未必做得差,我们也愿意在未来下更大的本钱,配合政府做得更好。

越界开采 责任在谁?

石材产业发展,无不是依托当地的矿产资源。石材加工企业与矿山企业互为依存,而且很多石材加工企业的投资者也既为矿山企业投资者,其矿山企业具有与矿山建设规模相适应的资金、技术和设备条件。当地政府对矿产资源的招拍挂,其配置也是根据石材加工企业的生产规模等因素确定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荒料少了,石材加工企业将吃不饱。

文章的开头已经提到,从2009年开始,随州市县两级政府一直鼓励闽商将石材企业做强做大,但随县自2009年至今未新立石材矿采矿权。随县政府也承认,设立闽商石材工业园后,各企业投入巨资扩大石材加工厂建设,导致采矿权证证载储量不能够满足加工的需要。2010年各企业向政府呈报了请求扩充采矿权证证载量的报告。2012年8月,《随县饰面用花岗岩矿业权设置》获得了国土资源部,湖北省国土资源厅批准且下发到随州国土部门和随县政府。由于种种原因,扩充的采矿权证还没有发给各企业。如果事先知道有朝一日不让采矿,没有人会冒巨大风险投资石材加工企业。从某种角度分析,闽商不仅没有责任,还是受害者。由于上述原因,一些石材企业越界开釆,已经接受政府处罚,处罚金额高达七千多万。2014年,长投介入,一半企业被迫停产,损失惨重。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五十条第二款规定,职能部门“逾期未作出决定的,视为准许延续”,所以,闽商各企业在后来的生产中,理应被认定为具有合法延续采矿权资质的合法企业,不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对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相关规定,今年12家矿山被立案查处,2家矿山企业负责人被移交公安机关进行处理。他们到底何罪之有?确实值得商榷。

闽商没有责任,也许并不必然意味着作为发证机关的随县政府有责任。因为,批准发证的权利据说在上一级政府。 当官方权威媒体大张旗鼓的报道,随县这个作为共和国最年轻的县,成为全省县域经济“跑”得最快的县,随州乃至湖北两级政府在分享喜悦,还再给随县政府大幅度增加经济指标,却忘记了给功臣闽商颁发采矿权。据当地政府人士透露,咄咄怪事的背后,其实是长投捣鬼。闽商采矿权证迟迟未能到手的原因,是在权力压迫下造成的。

长投矿业政商身份 于随县利乎害乎?

这件事情这么严重,但闽商还是表现出少有的通情达理。他们认为,湖北政府从自身资源上去进行长远规划,推进花岗岩石材资源整合,似乎也在情理之中,我们可以理解,但长投矿业咋看咋象一只怪兽。让我们感到很不舒服。

长投矿业去年刚刚成立,注册资本只有5000万元,说经验没经验,说技术没技术,闽商在石材行业已经滚打摸爬了几十年,凭什么还要带着逾百亿的资金,以及技术和市场,还有响当当的品牌黄金麻,去给他“打工” ?就算几年前备受非议的山西煤炭整合,也是国有大型煤企的兼并中小煤矿,既然要整合,当然是以大并小;何时轮到外行国企临时弄一个皮包公司整合民企?那不是蛇吞象吗?长投何不去开个小药铺,把九州通医药集团吃掉?

长投不董游戏规则不说,还违反了经营石材业基本常识。煤、铁、铜、锰等矿种可以作矿产资源整合的对象,石材业却以家族经营更为合适。煤、铁、铜、锰可以统一定价,不仅不同矿山生产的同名花岗岩价格不同,同一矿山生产的花岗岩价格也未必一样,如随县黄金麻花岗岩价格有100元/平方米, 有80元/平方米, 有50元/平方米, 整合之后由国企主导,难免产生腐败土壤,而而像长投这样不伦不类的国企对市场变化的应变能力不足,也不利于灵活经营。

前文提到过,长投要求依靠当地政府,在“资源上吃干榨尽” ,也是非常外行的话。 经济学上所称的资源,其特征是具有使用价值,可以为人类开发和利用。不象石油、煤矿、金属等矿产资源,没有开采可以留给子孙后代,一般的花岗岩在这个年代或许可以叫做资源,过了这个年代或许永远都是石头。相关资料显示,2014大理石瓷砖趋势爆发,半年时间内佛山涌现出数十家大理石瓷砖,热闹非凡。2015更是群雄逐鹿争霸天下。二千多年秦失其鹿,天下逐之。今天大理石瓷砖同样成为天然石材行业伙伴们追杀的鹿,这头鹿已经不再是简一专属,而是以非梵大理石瓷砖、壹号大理石瓷砖等大理石瓷砖新生力量共同争夺,大理石瓷砖与天然石材行业形成了龙争虎斗的局面,此战必定是奋身一搏的生死之战。不难预见,不远的将来石材这种笨重的建筑材料,将被科技产品所替代。随县探明储量3289.54万立方米,如果没有闽商开采,长投矿业想在“资源上吃干榨尽” ,够你吃上一千年。而利用公权力阻止给闽商发放采矿权证,试图让花岗岩再睡上一万年,简直是暴殄天物,长投难道要当随县的千古罪人吗?

综上所述,近年来随县石材业发展从总体上看是健康有序的。闽商有先进的石矿开采技术、原材料加工技术、石材企业管理经验、销售渠道等等,这些都是长投临时成立的皮包公司所没有的。国有资金交给他们经营石材业,昨不担心打水漂?随州市县两级政府凭什么相信,不会把当地石材业带进一条死路?我们认为,在此前所接触到的地方官员,关心的大多还是中小企业,一些行业中企业兼并重组是市场行为,是市场竞争中的优胜劣汰,还从未见过有其他省份象长投那样,为达到掠夺采矿权的目的,不择手段利用公权力为其开路。我们没有心情去关注事件的背后是否存在着严重的腐败,但个别闽商被抓捕,让全体闽商感觉人人自危。如此做法,以后还有谁敢来湖北投资?

长投的举措,明显与市场经济背道而驰。一旦得逞,将会给社会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 一一国企可以与公权力狼狈为奸,对任何民营企业肆意进行掠夺,这不仅关系到随州闽商的命运,关系到中国民营企业的命运,而且和太多的人有关,和中国到底往哪里去有关,和中国的未来有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入职
隐私保护
薪资透明
信息可靠
手机找工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